元月女士致用户的一封信

时间:2018-10-09 15:58:57 来源:未知 作者:艾灸导师赵泽红


  本文摘自艾艾贴创始人元月女士的十二封亲笔信《庭中望月》

 

 

  亲爱的艾艾贴用户朋友:

一个小小的艾艾贴让我们相识了。两年多以来,艾艾贴的朋友圈里有成千上万的人,都是因为这奇妙的缘分。我很开心它能够走进千家万户,深入人心。

 

 

 

  我时常在各种场合分享艾艾贴的故事,乐此不疲。2015年728日,我们卖出了第一盒产品,但在此之前,冥冥之中早就有一个声音在召唤, 它几乎是一种命运般的存在。

 

 

  我的女儿出生于2007年年初,从小体质并不太好,让我十分苦恼的还有她的眼疾。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眼睛过敏的症状,看了很多医生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每次犯病的时候眼睛肿得眯成了一条缝,要热敷很多次才能微微张开,而且内眼险明显出现很多脓点。

 

 

  我在家里带她的几年间,为了调理她的身体、缓解眼睛过敏症状,翻阅了不少书籍和资料,比如日本的顺势疗法、陈姥姥的小儿推拿等等,但我慢慢发现,最方便好用的一个方法就是艾灸。

 

 

   我想每位为人父母的朋友都能理解这样的心情。孩子不舒服上医院打针挂水反复折腾,一家老小都受罪。我是中医爱好者,更倾向于相信人体本身的平衡和自愈能力。如果盲目地用药、追求立竿见影的治疗效果,孩子自身的抵抗力就会被药物依赖所取代,因此我一直坚持用绿色天然的方式来照顾她。

 

 

  从女儿三四岁开始,我就尝试用艾条帮她灸背部、腹部的保健穴位,例如肚子不舒服灸神阙,感冒发烧了灸大椎和肺腧等等,而眼疾复发时,我会为她悬灸眼周附近的睛明、攒竹、鱼腰、 瞳子髎等穴位。在一次次施灸和效果的验证中,我们全家都爱上了这种传统方式。

 

 

  在艾艾贴的经销商队伍中,有很多人都和我有同样的经历。我们首先是艾灸、艾艾贴的使用者和受益者,希望能有更多人认识、了解到这款产品,有更多人因为它而收获健康,继而才投入到推广艾灸的事业当中来。所以后来艾艾贴能发展成为这么大的一个产业,我和老魏都认为是天道酬勤,水到渠成。也许这世上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你的动机越纯粹就越容易成事。相反,如果动机不纯,就会诸事不顺。只有对这件事本身的热爱和献身精神,才能产生真正有价值的东西。

 

 

 

 

    艾艾贴从产品的功能结构,上只是对传统的艾灸器械做了简单的融合与革新,但做出来容易,想做好、做极致就很不容易了。比如说艾柱,打开艾艾贴的盒子能闻到浓浓的艾香,燃烧之后艾灰不会轻易散落,这些是因为我们的艾柱纯度、密度都很高,为了达到这种工艺水平,为了让艾柱燃烧的体感温度适宜又不影响施灸的效果,老魏和公司的产品团队无数次前往湖北蕲春,寻找最优的原材料和解决方案。

 

 

    又比如包装盒,艾艾贴形状特殊,要保证运输过程当中不易损坏,取用方便,还要考虑防潮、防伪、物流费用等等若干因素,单单一个盒子从材质、结构到尺寸,设计与打样不下百次。

 

 

    老魏是做产品出身的,我常笑他和乔布斯一样有强迫症,一个东西做不出他想要的质感,就会一次次不惜代价推翻重来,直到完美为止。

 

 

    现在我也时常会想起艾艾贴初创时的情景,酷热的7月,狭窄的车间,全手工的流水线,我和老魏带着几个工人,专注地装盒、塑封,几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汗流浃背又乐在其中。创业的故事现在说起来云淡风轻,因为我们都看到了这件事的结果,但其背后的艰辛实在无法一一言说。

 

 

    要问我最难的是什么,其实根本不是身体上的累,而是在时间无情的流逝中,要逼着自己做出一款好产品的焦虑和煎熬。

 

 

    前段时间湖北当地政府部门的相关负责人到我们蕲春的产业园参观后留下了一句评价:“艾艾贴将一款单品做到了极致。”因为他们看到了我们的现代化车间,自动化生产线, 高标准的生产工艺,严苛的质检标准,甚至是一丝不苟的生产环境一——工厂的每一条加工产线, 都安装了一台空气净化器,让员工在无限接近无尘的环境下工作。这些,都足见艾艾贴的用心。而这种“可以放心给自己的孩子和家人使用”的信念,一直是艾艾贴的灵魂。

 

 

    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我们有了湖北艾艾贴,有了艾艾达,有了艾创,有了植本,这个宗旨从来都没有变。我们不骄不躁又不卑不亢,坚定不移又义无反顾地不断追加投入甚至不计代价,反复打磨、循环渐进,因为一款好到极致的产品,才能对得起千千万万的消费者,才能真正让艾灸帮到信任我们的亲人朋友,这个初心永远不会变。

 

 

    随着艾艾贴的用量急剧攀升,产品团队又有了新的研究课题。最早的产品采用的是塑料底托,人们在享受艾艾贴带来的便利之余,也在给我们生活的这个环境制造负担。有没有一种环保可降解的材料来代替这个塑料底托?这无疑又是一个漫长的征程。

 

 

 

 

      几百个日夜的研发之后,艾艾贴2.0版本终于问世了。我们用艾叶来做艾柱,用艾草和其他植物的秸秆来做底托,打开包装盒,扑鼻而来的是艾的清香。新的底托在使用体验上比旧的底托更棒,因为植物纤维的导热性能低,艾灸时热量更集中在托碗内部,灸感更强,等到艾柱燃尽了要揭下来也一点儿都不烫手。最最重要的是,这是一款食品级的、可降解的环保材料,不会对环境造成污染。新品一问世,直接带动艾艾贴的销量再攀新高,而间接地,也推动了整个艾灸行业的新一轮洗牌。

 

 

      两年多好像就在一眨眼的工夫,一个小小的艾艾贴,成就了一个现象级的品牌,构建出一个集团的战略版图。

 

 

      很多个深夜,我和老魏会不停地去复盘,我们这么“重”地去做产品到底对不对?在全世界都喊着“轻资产”的时代,围绕这单个产品,我们去最好的原材料产地建研发中心,我们自己开发全自动生产线,我们为了底托这个零部件建设了华南区产能数一数二的植物纤维模塑系统,我们把几乎整个生产流通链条中涉及的每一个环节都牢牢抓在自己手里, 甚至于品牌包装、文化塑造、线上营销、社交电商等各个层面都由集团一手打造,我们还在建设自己的人工智能、健康云系统等等,没错,是很“重”,但唯有担当了这个“重”,才能够最大程度上保证每一个出品的质量稳定,才能够尽可能地杜绝任何生产事故的发生。我想,任何一个成功的爆品背后,都少不了这种“死磕到底”的蛮劲。

 

 

      让人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艾的事业当中来,在艾艾贴的背后,聚集了日益强大的品牌运营团队。来艾app的小伙伴们常开玩笑说:“我们不知道加班是什么,因为我们从来没有下过班。”他们在2017年一年,完成了社交、电商、经销商管理、即时通信等版块的开发,完成了31个版本迭代,这个年轻的团队把自己的青春和热血都奉献给了工作。

 

 

 

 

 

      还有我们传媒的小伙伴们,他们是从艾艾贴诞生的第一天开始就参 与并见证了这个品牌的一切,从最开始的不理解到慢慢认同、慢慢融合,走到今天可以说是命运的共同体了。艾艾贴的每一篇文案、每一张海报、每一场活动, 都少不了他们。

 

 

      前不久有一位男生讲到了这样一件事:有一天他在公司加班到十二点多,突然400电话响了,接起电话发现是我们一位经销商的丈夫打来的,对方在电话里非常焦急地求助,说妻子出差在外地开分享会联系不上,但家里的孩子发高烧了,该灸哪里?这位男生马上帮助他查阅公众号找到了施灸的部位,并嘱咐他如果不行就赶紧送医院。

 

 

      他在周例会上分享这个故事的时候动情地说,这个电话让他的疲劳一扫而空,一方面亲身感受到我们在做的真的是一件能帮助别人的事情,另一方面是感动于艾艾贴的经销商如此努力,觉得自己也应该好好工作,  才能给到他们更多的支持和力量。

 

 

 这位男生可以说就是我们传媒团队所有同事的一个缩影,大家每天都是带着这样一份积攒福报的心默默地奋斗在平凡的岗位上。

 

 

      从小,我的妈妈就跟我说,做人应该本本分分,连一点点坏的心思都不应该有,如果有了,就是罪过。长大了,我一直怀着敬畏的心做人、做事。

 

 

      作为一个创始人,我觉得艾艾贴品牌最重要的资产就是“诚信”,  而诚信的核心,就是产品质量好。在未来我们会一如既往、 不惜成本地去把这款产品打磨到最好,不断优化,不断革新,永无止境。

 

 

      今天在中国乃至全世界,很多艾艾贴的使用者们已经习惯了艾灸的存在,把艾艾贴变成日常养生之美事,他们信任和依赖艾灸,如同我和我的家人一样。那么我想,我们要做的事情有且只有一件,那就是让这千千万万的人用到的每一个艾艾贴,都和我给女儿用的一模一样。我们必须做得到,可以做得到,  也已经做到了。

 

 

 

 

      最后我要分享一个难忘的经历。去年暑假我们全家去欧洲度假时,女儿在伦敦突发中耳炎,当时我和老魏特别特别着急,一边是女儿疼得直掉眼泪并发高烧,一边是医院诊所预约不上,行程紧迫。那天夜里十点多,当地一位艾艾贴的用户倒了好几趟车,把她家里用剩的大半盒送到了我们手上,那一刻,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如果说艾艾贴的缘起是一位母亲对女儿深切的爱,那么它的风行又何尝不是因为爱呢?是每一位用户对家人深切的爱,对身边亲朋好友深切的爱。而我无比坚信,因爱而生的艾艾贴,终将蔓延到全世界。

 

 

 

                                                                                           元月

                                                                                       2018年1